当前位置: 首页 > 蜗牛资讯
蜗牛在您身边

【蜗牛推荐】浙江天台山的梅雨季节是酸甜的,因为她

来源:未知 更新:2015-07-02 标签:创A 中国旅游 大地蜗牛 景区规划 创AAAAA 杨梅  点击量:

古人说,河朔葡萄,岭南荔枝,未若吴越杨梅。又到杨梅成熟时,浙江天台山人吃自家杨梅是从来不洗的,在没有化工厂,也没有土地污染的小城里,纯净的空气和水滋润出了南山的杨……
       古人说,河朔葡萄,岭南荔枝,未若吴越杨梅。又到杨梅成熟时,浙江天台山人吃自家杨梅是从来不洗的,在没有化工厂,也没有土地污染的小城里,纯净的空气和水滋润出了南山的杨梅鲜果。咬一口,鲜红的汁水汪进去,舌头甜得打颤,走得再远,也忘不了。
 
       六月的浙江天台县迎来了梅雨季节,“梅雨”,仅属于江南的季节,呈现的意向是:烟雨朦胧中,红玛瑙般的杨梅压弯了枝头。
 
       杨梅生于雨季,却需要烈日的暴晒,才能变得更甜,在雨水和烈阳的交替中,甜汁胀满了饱满的果实,也唯有这种江南独有的气候,才能孕育出这种诱人的水果。熟透的杨梅,摸着颗粒平滑,如醉酒的美人,红透的玉肌,咬开后鲜红的汁水喷入口中,能甜到心里去,而周边的果实晕染出深紫微红的色泽。
 
       唐代诗人杨万里深谙此味:“酷泉绕齿朽为浆”,陆游称杨梅为“骊珠”,想象杨梅红果入盘,宛如端上一堆火焰。李白爱吃杨梅,说“玉盘杨梅为君设,吴盐如花皎白雪”,雪白鲜红好似油画。而对于杨梅在舌尖上留下的记忆,已经完全融入了天台人的生活。
 
童年,犹记偷来的甜美
 
石梁飞瀑的山杨梅,还未成熟 / 葵子 摄
 
       小时候的强哥住在天台县的宝华林场附近,在海拔大约700多米的地方,父母都在林场上班,林场后面的山上有一片杨梅林,有的是果农种的,有些则无人看管,长出来的杨梅个子小,成熟以后黑里透红,甚至比东魁杨梅更甜,天台人把它称为黑炭梅。
 
       孩子们童年的游戏就是捉螃蟹、抓鱼,但那时最让他们兴奋的还是偷杨梅。每年六月杨梅红透了整片山林,强哥便约上七八个小孩子跑到山上偷杨梅,根本就等不到杨梅成熟,青里带红的时候就摘下来吃。野杨梅树很高,他们够不着就用知了网去勾,一勾就是一大片掉在地上,也不用洗就放进嘴里,酸得人眯眯眼,还不住往嘴里塞,都顾不上衣服被吃红了,吃得豆腐都咬不动。后来,天台人开始流行吃东魁杨梅,林场里也种上了,孩子们也去偷,但这次被人抓住了就要回去被爸妈打屁股,因为东魁杨梅是比黑炭梅更娇贵的外地品种,有专人看管的。“可能是小时候零食少,诱惑也少,觉得偷来的杨梅好甜,比现在买来的好吃”。
 
       高山上的黑炭梅就像是朴质无华的山里人,与山间的雾岚,朝起暮落的云彩为伴,不需要被人精心打理,任其自然在山间开开落落,也能在每年的六月染红山林。
 
       黑炭梅的甜汁,染红了双唇,也浸透了童年的欢笑,在时光的流逝里慢慢发酵,成为天台人的独家回忆,长大后不管走到何方,吃到的杨梅再大再甜,却也找不回那份背着父母偷杨梅的甜美了.......
 
 
思乡,醉美杨梅恋歌
       小金爱吃杨梅,她家在南山,是天台县的杨梅产地,每年六月,满山的杨梅就开始在枝头欢笑。她小时候最深的记忆就是父亲给成熟的杨梅树剪枝,自己将剪下的一大枝还缀满杨梅的枝条,从桥的这头拖到那头,边走边吃,白裙染成了红裙。
 
       天台县的本地人,很少去水果店买杨梅,因为谁家都有个种杨梅的亲戚,想吃的时候就去串个门。小金家的地里也种植了几颗杨梅树,从来不卖,仅供亲朋好友分享。杨梅树长了二十几年,已是绿荫如织,到了六月,红果缀绿枝,灿烂诱人,亲朋好友都来家里摘杨梅,树下摆个小椅子,摘下边吃,也不用洗,吃一会儿歇一会儿,聊聊家常,比过年还热闹,如果下面的杨梅摘完了,小金便爬到树上吃。
天北公路畔已经熟透的杨梅园 / 葵子 摄
 
       正宗的天台人,吃自家产的杨梅是从来不洗的,因为天台山是浙江著名旅游景区,县里重点发展旅游,没有化工厂,没有土地污染,藏在青山绿水中的小村庄,从不担心有雾霾和酸雨,只有包含负氧离子的空气和能用来泡茶的山泉水,滋润了纯粹的杨梅,沾上的灰尘擦擦便咬,一口下去,鲜红的汁水包进嘴里,甜得醉人。他们也不用盐水泡杨梅,他们认为外地人担心的“杨梅虫”是无害的,反而杨梅被盐水泡淡就不好吃了。
 
       每年梅子成熟时,便是小金的节日。可同一片田里的杨梅树只能吃十几天,馋的小金总是追着妈妈问,什么时候才能吃杨梅啊?
 
       长大的小金离家工作,独自居住在城里,没时间亲手摘下树上的杨梅,只能等着每年妈妈来看她时,才能品尝到家中的梅。古人说:“客从故乡来,应知故乡事,来日绮窗前, 寒梅著花未”,就是这种感觉,离乡的人,最难跨过的,也许就是舌尖上这缕散不去的乡愁。
 
跟时间赛跑的梅农
已是六月下旬,市场上都是南山来的东魁杨梅 / 葵子 摄
 
       清晨五六点,天台县的南门大桥便开始热闹起来,南山的农夫们将杨梅挑到这里批发售卖,满目铄红的杨梅都是整筐整筐的被顾客搬走,到了城里的水果店,价格会上涨一番。那竹筐里的杨梅,两个小时以前刚从树上摘下,还沾着晨露,饱满的颗粒浓如紫霞,看着都醉人。
 
       小玲曾经帮过家里人摘杨梅,这是一场抢时间的战斗,刚摘下的杨梅当天必须卖出去,而树上的杨梅三天之内不摘下来就会烂在枝头。因此快递到外地的杨梅,哪怕保鲜技术再好,品质也大大不如本地吃到的。
南桥头市场的杨梅都是成箱卖的,看着都醉了 / 葵子 摄
 
       为了赶上早市,农夫们都是凌晨两三点起来摘杨梅,为了防止蚊虫叮咬,闷热的夏季还必须穿着雨衣和帽子爬到树上去摘,摘杨梅时要带上一个带钩的小篮子,杨梅摘到哪里小篮子就挂在哪里,摘杨梅要凭眼力,黑中带红的杨梅最甜,摘下来后杨梅不能在手上停留的时间太长,如果不小心把杨梅碰掉在地,哪怕没坏也卖不掉了。采摘的质量决定了梅农当天的收成。
天台山本地的黑炭梅,个小,黑甜 / 葵子 摄
 
       天台人吃杨梅有一个准确的时间表:六月上旬是广东运来的外地杨梅,个大鲜红,但毫无滋味,常会被水果店被当垃圾倒掉,六月中下旬是天台山本地的黑炭梅,卖相不佳,但口感比东魁杨梅更甜。六月下旬到7月上旬,高山上的东魁杨梅就成熟了,又大又甜,是现在天台人最喜欢的品种。杨梅季快进入尾声了,有人舍不得杨梅的滋味,将杨梅放进冰箱里冷冻起来,或者泡酒,或者腌制成果酱,能一直吃到年底,但是想吃新鲜的杨梅还得在等来年......
山杨梅掉在落叶上,有美人迟暮的味道 / 葵子 摄
 
       天台山的石梁飞瀑海拔五百多米,是浙江省著名的避暑胜地,徐霞客曾提到“石梁卧虹,飞瀑喷雪”是天下罕见的美景。但来游玩的人不会注意到,在游客中心门口有一棵真正的山杨梅树,因为无人看管,它的果实还没到熟透就掉下了,但摘下来尝尝,沁凉酸甜,清新逼人,这颗无人问津的树,浸润着漫山的雾岚,与天空中散淡的白云相伴,像极了天台人的慢生活,珍惜着绝佳的山川,有空便邀朋友去石梁飞瀑下泡云雾茶,吃杨梅,飞瀑喷雪,宠辱不惊,恣意浪漫......
 
本文作者:蜗牛(北京)景区管理有限公司 葵子,转载请注明
(部分图片来自网络)


蜗牛(北京)景区管理有限公司是专业的景区服务商。服务项目包括:景区驻场管理(建设期管理,运营期管理),景区咨询服务(投融资咨询,规划咨询,建设咨询,智慧景区咨询,商业咨询,营销咨询,管理咨询,创A级景区咨询,创建国家级度假区咨询,景区宣传片制作)。旅游景区有需求,请找"蜗牛"。
与自然协作,体现人文关怀,帮助景区为游客提供好玩的产品和优质的服务,是蜗牛的核心价值。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八里庄远洋国际C座2301
电话:010-59648990
网址:www.woniu365.cn

(责任编辑:admin)